随后

随后

李登辉的做法,显然不会得到宋楚瑜的理解与谅解。令宋楚瑜不服的是,为什么连战一定要排在具有丰富民意支持的他的前面。而李登辉则觉察到,宋楚瑜有觊觎总统宝座的企图。与连战政治个性的特点相比,宋楚瑜显得权谋而难以驾驭,不利李登辉发挥影响力。这一点,自然令李登辉不会对宋楚瑜放心。

1996年,李登辉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后,感到宋楚瑜的势力太过庞大,民意声望太高,对自己钦定的接班人连战顺利接班不利,便开始利用各种机会对宋楚瑜的势力进行压制、打击。

1998年12月底,卸职的宋楚瑜去了美国。走之前,他曾经去见李登辉。李登辉问他愿不愿意驻外,宋楚瑜不同意;问他是否愿意做资政,宋楚瑜不置可否。最终,宋楚瑜带着李登辉送他的诸法皆空,自由自在八个字赴美。

尽管李登辉对宋楚瑜一再打压,但面对宋在民间的高支持度,国民党内绝大部分人士仍认为宋是国民党的宝贵资产,应善加待之,也因此一度提出连(战)宋(楚瑜)配参加2000年大选的意见。但李登辉铁了心地不表态。

随后,李登辉主导的以冻省为主要内容的修宪工程一一展开,宋楚瑜以省府为基地,领导省方 和社会各界反冻省势力,直接向国民党中央开火。双方你来我往,矛盾是愈积愈深。

宋楚瑜的辞呈经总统府办公室主任苏志诚转给李登辉,李登辉交代联系宋楚瑜晚上到官邸面谈。然而,宋楚瑜当晚并没有去。第二天恰好是李登辉农历生日,李登辉让通知宋楚瑜晚上来陪他吃饭。但直等到夜里11点宋楚瑜也没有来,只是随员送来一张由幕僚代写的红色小纸片的生日卡片。李登辉认为,此一轻蔑的态度,形同是宋楚瑜对他宣示划清界限、分道扬镳的战帖。

宋楚瑜的辞呈若被批准,按照程序必须办理补选,将掀起更大波澜。国民党中央的对策是拖延战术,对宋楚瑜的辞呈留中不发。宋楚瑜只好以请辞待命的姿态继续留在省长任上,与中央相抗衡。

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避走美国的宋楚瑜仍一度希望李登辉能回心转意,但最终却是看透了国民党当权派的冷酷无情。尤其当发现几次调查都显示,支持他参选总统的比例始终遥遥领先其他对手,更使他大受鼓舞。

当初,李登辉选择连战作为自己的搭档竞选正、副总统,实际上表明了由连战接班的意向。这一点已经引起宋楚瑜的不快。大选后没几天,李登辉将辅选有功的宋楚瑜找到官邸畅谈国是。宋楚瑜向李登辉袒露心迹,说他最大的心愿是当行政院长。李登辉听后颇感意外。根据李登辉对中生代的主观认知,论资历与历练,连战都排在宋楚瑜之前。他对宋楚瑜说:这个问题,我现在没有办法立刻答复,连战兼任阁揆究竟会到什么时候,要看立法院的情况,这个局面很复杂,无法预料。你省长好好做,将来召开党大会时,也许可以先安排一个副主席。

关于冻省,李登辉的目的就是要割断中国国民党政权的法统,同时将宋楚瑜踢出权力中心。当然,李登辉不承认因冻省而废宋楚瑜。据《李登辉执政报告实录》称:继总统完成直选,简化行政层级已是朝野共识所趋。特别是民进党坚决要求废省。宋楚瑜起初认为这仅仅是精简功能,但他很快意识到,李登辉此举的核心目的之一是遏制自己。1996年11月4日,宋楚瑜以记者会的方式正式提出反击。直到12月6日国家发展会议召开前夕,宋楚瑜在省议会接受议员咨询时,还反复强调包括总统、行政院长,或其他直属长官,都没有任何人表示有废省的计划或想法,请民进党不要挑起其他政党内部矛盾。然而就在当天下午,国民党籍立法委员萧万长宣布省政府要朝虚极化方向发展。宋楚瑜闻听后气愤之极,多次表示目前不宜废省或虚省。

尽管宋楚瑜极力反对,在李登辉一手操控下,国发会作出了冻结省级选举、精简台湾省政府的重大举措。宋楚瑜为表示强烈反对,于12月31日在台湾省议会宣布辞职,并且随即向行政院递出辞呈。

后来,李登辉回忆说,冻省事件真的一点点人的因素都没有。他认为是不是宋楚瑜向他表露希望担任行政院长,他一直没有默许,才导致宋楚瑜将冻省错误解读为削藩与释兵权。很显然,李登辉没有讲实话。李登辉在指定国发会正、副召集人及筹备委员时竟没有安排当朝红人宋楚瑜的位置,这无疑给了宋楚瑜当头一棒,使宋楚瑜一下子从国民党台湾当局的决策核心滑落到权力的边缘。李登辉接过民进党的废省主张,安排这场用来限制、削弱宋楚瑜势力并部署连战全面接班的重要棋局,无异于釜底抽薪,端掉了宋楚瑜的政治舞台。但同时却种下了国民党必将分裂的恶果,一些基层实力派反对国民党中央无情无义之声更加高涨,许多人都表示要与宋楚瑜共进退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履行职责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